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

2009年3月10日 星期二

為人犧牲的金絲雀與果蠅

bird_fly01 

金絲雀與果蠅的故事,讓我想起了以前小學課本裡那個吹著號角,警告周遭的友軍帶起防毒面具,最後卻不幸中毒身亡的號角手,捨小我救大我的精神令人敬佩。

有時候在想,如果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時,我將作何處理?如果自己身為金絲雀或果蠅,可能不願自己站上第一線為人類犧牲吧!

修為不夠,以我目前的功力,這是個無解的題目,也是個值得深思的問題...


※為人犧牲的金絲雀與果蠅

從前到礦坑去採訪時,發現坑道隔不遠處就會掛著一個裝金絲雀的籠子,問了礦工,才知道金絲雀是用來檢測瓦斯的。

由於金絲雀對瓦斯敏感,只要有一點點瓦斯,牠就會躁動不安,驚慌叫喊,因為牠的叫聲宏量,可以提醒坑內的人注意,萬一看到金絲雀倒地不起,就要準備逃生了。

那美麗可人、啼聲嘹量的金絲雀,不知道曾多少次犧牲自己的命,救出礦坑裏的人呢!站在籠子下,我這樣想著。

最近在電視新聞裏,看到日本警方搜索奧姆真理教的總部,每一個小隊都帶著一隻金絲雀,用來檢測毒氣,又使我想起從前在礦坑裏的情形景,感到「眾生」正是「共生」與我門一起存活生長,只是很多人不能體會瞭解罷。

不只是金絲雀,台灣的農政單位養了許多的果蠅,用來檢測蔬果殘留的農藥,即使在農藥驗劑非常科學化的今天,果蠅依然是最方便、最經濟、最準確的檢測方法。

存在於世間的眾生,不論大小、形貌、好壞,都有生存於地球的權利,也各有不同的功能,都應得到人的尊重。

如果以佛教「眾生平等,皆有佛性」、「有情無情,同圓種智」的觀點,我們和眾生的佛性更本無別,只是形貌上不斷地轉換,那些有情有義的「畜牲」與無情無義的「人面」會在某一個時空中轉換面貌,只可惜,很少能這樣深沉的思維呀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