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

2009年2月28日 星期六

我還愛著他嗎?

我問他說:「拿到消費券後,要不要一起去度個假?」

他說:「喔!」

我又問:「那去哪裡才好?」

他說:「都可以!」

我接著問:「那去台北看貓熊?台東泡溫泉?還是去日本?」

他說:「你決定就好!」

真的很討厭,每當他心不在焉地回答我問題時,我都很想從他的後腦杓打下去。

我叫思云,和我對話的男人是我老公叫冠彥,他正坐在電腦螢光幕前打怪。

以前談戀愛時,他總是很體貼的幫我開門、拉椅子,外出時還會幫我背包包,上洗手間時還會守在門口;

肚子餓了買東西是他跑腿,垃圾車來了是他拿出去丟,洗衣服時還會搶著幫我洗貼身衣物。

我承認有時我會追求物質上的生活,但要求並不多,我也知道付出比獲得來得重要,也許就因為要回報他那份體貼而付出,讓他變得越來越懶散地愛我。

我嘟著嘴!看他繼續打怪,心理面盤算著......明天......


「思云,思云...怎麼人不在?還沒下班嗎?」

冠彥剛從公司下了班回來,現在已經是晚上八點一刻鐘了,家裡沒開燈,但餐吊燈亮著,餐桌上放著一個紅色的消費卷的信封袋。

冠彥拿起了信封袋,上頭寫著『打開來看看』,他心裡滴沽著:「搞什麼小孩子的把戲...?」一看,裡頭鑰匙、消費券、地圖還有一份公車時刻表,另外還有一封信。

好吧!既然一頭霧水,我們就看信吧!

「冠彥:我已經用了部分消費卷,在某個地方等你約會,你依照地圖的指示,拿著鑰匙,就可以找到我。今晚你一定要來喔!不見不散。」

冠彥抬起頭了看牆上的月曆,糟了!今天是思云的生日。

前幾天還在想說要到網路上買一束花的,沒想到工作一忙就忘了。

想說買打電話給思云,但她關機了。

冠彥心想:『這女人今天吃了秤砣鐵了心,想要跟我玩柯南遊戲…』,嘆了口氣,出門去了。

沿著地圖,冠彥走到了小公園,突然記起了以前曾經深夜跟思云在這個公園聊天聊到隔天,那天雖然沒什麼星星,但思云的微笑就像是月亮一樣照亮了他的心,那天他們還一起吃了早餐才回家。

走著走著,經過了一個小吃攤,裡面的老闆正在招呼客人,旁邊一個老闆娘正在哄小孩進去洗澡,冠彥依稀記得跟思云第一次約會,就是在這個小吃攤上吃晚餐。

坐上了公車,冠彥習慣性地找了兩人座的位置,自己坐了靠走道的位置,因為…思云喜歡靠著窗戶,看著窗外,偶爾回頭像個興奮的小女孩一樣跟他說著路旁的驚喜發現。

往右邊看著窗外,依稀之間牽還能感覺到自己的右肩,偶爾有個重量,有一種熟悉的香味,會從思云的秀髮中跑出來,那是一種安心。

下了車,到了指定的07號置物櫃前,拿出鑰匙打開之後...

裡面放了一件外套還有一封信,信裡頭寫著:

『穿上這件外套,到XX百貨公司前來接我,我想要去看今夜的星星...』

冠彥趕緊穿起了外套小跑步地趕往XX百貨公司,邊跑的時候邊想...『傻女孩...』並下定決心要好好地愛護這個愛搞怪的傻女孩....


2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小雄剛從公司下了班回來,現在已經是晚上八點一刻鐘了,家裡沒開燈,但餐吊燈亮著,餐桌上放著一個紅色的消費卷的信封袋。

冠彥拿起了信封袋,上頭寫著『打開來看看』,他心裡滴沽著:「搞什麼小孩子的把戲...?」一看,裡頭鑰匙、消費券、地圖還有一份公車時刻表,另外還有一封信。


是小雄還是冠彥????????????

Kenny 提到...

Sorry! 是冠彥啦!第一次寫有點給他寫錯了...已經改正了喔!